指望遠鏡

杂文的存放箱。

被注视

-cp/杰诺斯×埼玉

书到用时方恨少
作者有病,抽风之作。可看成是较长的段子。
很啰嗦 想要表达的内容都成 一句话总结了 。
   
  
   
     
   
“先……先生……这是要找你的钱……”

“哦。”

从目瞪口呆的收银员手中接过零钱,杰诺斯谨慎地快步离开还在进行特卖的超市,转而走向无人问津的小巷。

太危险了……刚刚在超市里被那么多不怀好意的人类看着,平常老师也是在忍受着这种酷刑的吧。可恶!明明有那么多人在窥探着埼玉老师的力量,但身为埼玉老师的弟子我竟然一直都感受不到老师作为一名强者的这种痛楚!真是太不尽责了!
  
   
   
「呐杰诺斯,我怎么感觉这几天总有人跟着我啊,会不会是些可怕的跟踪狂之类的。
不…也没有杰诺斯你说的那么严重啦,只是自己本人碰上了这种事情总感觉有些不舒服而已真的……」
   
    
  
不爽。

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十恶不赦死皮赖脸不知廉耻罪大恶极千夫所指禽兽不如丧尽天良自以为是异想天开罪该万死死有余辜厚颜无耻丧心病狂的智障在如此大胆地跟踪埼玉老师,只要被我抓到,绝对要把他千刀万剐炒煎炸煮蒸焖了。

杰诺斯烦躁地握紧了拳头,又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摸向自己光溜溜的头顶。

满足脸。

幸好让博士给自己换成了埼玉老师的发型,还问博士拿了一个埼玉老师的面具和(快被机器手臂撑爆了的)衣服使还原度更高,不然我怎么能像这样体验到埼玉老师视角的世界的样子呢。

呀,都到这个时间点了。正在午睡的埼玉老师这时候也应该醒了吧,该赶紧回去了。

杰诺斯扯了一下面具的带子,尽量模仿埼玉的动作走出了巷子,顺便又体会了一把万众瞩目的感觉。

 
  
真的是……

太危险了……

这个世界……

默契

-cp/小野大辅×神谷浩史

真的不甜。
   

神谷浩史最近有点头疼。

原因是自从小野学会了用纸折成爱心型之后,神谷每一天都能收到来自后辈满满的爱意。

“神谷桑!今天的爱心是我精心挑选的少女粉噢!大叔最喜欢的啦!”

“神谷桑神谷桑~今天只剩下蓝色的了不好意思啦ヽ(•∇☆ヽ)”

“哇快看!我的紫色星星和今天的神谷桑好配!”

“神谷桑配我的爱心简直天下第一可爱!”

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exm???神谷不禁哭出了声。哇哇的那种。

 

小野大辅最近有点烦恼。

原因是自从他用网上的撩妹招数去撩神谷后,前辈每一天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两人的接触。

“阿诺…小野君我今天的晚餐已经吃过了真的。”

“刚刚小野坂桑来我家了所以不好意思啦小野君。”

“噢噢刚在和润打电话所以没有注意到你。”

“虽然我好想再吃一下小野君的咖喱但是等一下真的有工作所以先走了~”

所以浩史到底在想些什么?马萨卡?!!小野不禁笑出了声。哈哈的那种。
 

真是毫无默契的两个人。
 

哟西~今天的这个再加上之前的份量一共可以凑够1314个爱心了,这次绝对不会让神谷桑再拒绝了!

在路上兴奋地蹦哒蹦哒的小野惹来路人的纷纷侧目。一想到等会发生的事情小野就不禁偷笑出声。

‘ギリギリeye~キリキリmind~ギリギリeye~キリキリmind~
ギリギリeye~キリキリmind~ギリギリeye~キリキリmind~
ギリギリeye~キリキリmind~ギリ’

“啊手机……”被突然出声的手机吓了一跳,小声哼着铃声歌词的小野手忙脚乱地找到手机并按下了接通。

“喂神谷桑!啊我已经快到了神谷桑再陪娘桑玩一会吧很快的!”

 

“啊不是。小野君,刚刚来了个收废纸的,我问了下价钱,把你送我的爱心折纸全部卖了……”

神谷的话使小野停下了脚步,上扬的嘴角慢慢地垂下。


 
“这样啊。”既然如此再去那个人的家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小野转过身想要往回走。

手机那一头的人顿了顿,就在小野想要挂掉通话后:

“那些刚好卖了九块钱,

等下你准备准备,一起去民政局,

领结婚证吧。”

 

真是充满默契的两个人呢。

——END——
 
 
 

imagine 《一》

-cp/艾伦·耶格尔×利威尔·阿克曼

·崩的一塌糊涂。ooc被我发挥到了极致。
·原先这个梗想写野神的 但感觉兵长比起卡米亚要更***一点so……
·因为是非专业人士而且还有一些必要的资料百度上没有,所以有关相关的bug欢迎指出改正
·[顺便韩吉在这是明确的女性,不是性别不明。_(:з」∠)_]
·[最后一点。为什么我在word上面大写加粗的字和格式这里显示不出来tell me why???]
 

  
  
  
  
   公园的正中央一片混乱,靠近水池的两个座椅之间拉开了几道长长的隔离线,但即便如此也有一窝蜂的人你推我攘地想要挤进去凑热闹。
  
   “诶诶你看,这次的死者身份不简单啊……”
   看身后那些打了猪血的记者就知道了。站在不远处的利威尔闭上眼睛,烦躁地揉了揉眉头。没日没夜地处在高负荷工作状态下的他,只感觉身上正压着一个严重超重的行李,一阵无力感顿时席卷了全身心,哪怕是现在工作中还存有紧张感的时候他也不保证自己会不会突然倒下。

   记者们咄咄逼人的叫唤声和没有任何成果的现场调查还是没有停止的征兆,这使利威尔的忍耐性降到了极点。
   “啧没看到现场都被他们给糟蹋得不成样子了吗!给我立刻让他们滚开这里!”

   从口袋里抽出双手,利威尔没有理会被突然出口的他吓到的众人,扯了扯手套,轻手轻脚地来到尸体身边,以尽可能不破坏尸体的动作从尸体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然后起身从旁边兴奋度不逊于记者们的韩吉手中抽走死者档案,径直离去。

   “喂那个人……怎么回事啊?”

   “啊~你新来的还不知道,那可是我们最厉害的利威尔警视长!不仅追捕凶手、破案能力都是一流的,而且啊利威尔警视长的破案方式也是很特别的哦!”

   “还不就是那样查找线索,调查资料那些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就说你孤陋寡闻了吧!来来来我告诉你,利威尔警视长独特的破案手法就是先取一样死者的物品,然后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利威尔警视长做了什么。然后没一会利威尔警视长就会带着大量的情报回来,有时候是直接破案,有时候也比较耗时间不过这种可能比较少啦。不过利威尔警视长的这种方式是只有对付什么疑难杂案或者加急的案子才用的。”

   “不会是去找一些高费用的情报贩子弄来的吧……”

   “我们也怀疑过这种可能性,不过利威尔警视长是只要是没有人的地方都会用这种方式,没有特定的地点,而且来去前后韩吉小姐都会强制检查他的手机,一点动过的痕迹都没有!关于这种事我听到过一种说法”

   “据说利威尔警视长他,可以召唤死者的鬼魂!”

   “死魂……吗……”
  
  
 
  
  

   “艾伦·耶格尔,是吧。”利威尔扭了下僵硬的颈脖。

   “是的,那个……”

   “放心吧你确实死了。”

   “……”

   “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孤魂而已。好了听我说,现在我正在调查你的案子所以赶紧把你知道的记得的全部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不要拖泥带水不要回忆杀不要铺垫重点给我说清楚我现在很烦要是故意阻碍我工作的进程我不介意让你当场魂飞魄散。”

   “……[黑人问号???]”woc我不才是最应该被体谅的那个吗刚用死魂的身份被召唤出来就被要求那么多当我皮卡丘啊是吗哪怕是皮卡丘被惹急了也会用十万伏特的好吗???
   ↑当然这些话借艾伦一百个三笠他也绝对不敢说出口。
  
   利威尔脚边的名片渐渐被燃烧殆尽,艾伦的全身也跟着完全显露出来。

   短暂的沉默使眼前的人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虽然是已死之人但惜魂的艾伦还是急忙出了声:“具,具体的我也不太知道啦……”

   “不省人事时被杀了吗?”

   “啊不受击时我还是清醒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被偷袭?”

   “大概。不过在我倒下的时候有看到一个人在远处应该目击了全程!是位老人,好像当时他见偷袭我的那个人攻击我时也想阻止来着……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也不知道那位老人有没有被加害……”

   “了解。那位老人的大致特征还记得吗?”为了方便写字做笔记,利威尔坐在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平地上,用从口袋里拿出来的笔在档案第二页的那张白纸上快速地整理艾伦所说的话并挑重点记录。

   “身高不算高一米五要多一点左右吧,有住着拐杖和类似早餐的东西,好像还有一点点驼背。”艾伦也跟着坐下,慢慢的朝利威尔挪过去想挨着利威尔坐,但却被利威尔措不及防的起身给中止了动作。

   “好了,如果这就是你知道的全部的话,这份资料应该能给我收获三四个小时的小憩时间。”

   艾伦跟上利威尔走出小巷的步伐,转过头不用仔细看都能发现利威尔那藏不住的黑眼圈和微苍白的脸色。一股不知名的愧疚感扑面而来:“对不起……”

   “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造成的。”

   “但就是想倒一下歉。”

   “……”

   “啊对了,刚刚一直忘记问了……”

   “利威尔·阿克曼,警察,岁数是你的两倍,讨厌小鬼,讨厌埃尔文。”

   “……Σ(っ °Д °;)っ”
     

——TBC——
 
 

还留有的权力

-cp/小野大辅×神谷浩史
  
 
 
“哇啊怎么突然间来了那么大的风……”

“蛤我才刚出门诶?!”

街上的行人都纷纷赶到别处去躲避这愈吹愈猛的大风,在轻声咒骂着的同时也在不安地猜想着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让人不爽的事。

每个人的反应都无一例外地取悦了小野,待到他的领地里空无一人时他才无趣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纵身一跃朝家赶去。

这时候他也应该睡醒了吧!
  
 
  
   
 
  
阳光从大开的窗口里照进来,然而当神谷睁开眼睛时却丝毫感觉不到热度,只有一只手帮他档住了这响午的光线。稍微清醒了一点的神谷取下了那几只修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

“说说 又去祸害哪里了小野君?”

“只是去那个花园转悠了一下嘛~”

脸上方不出意料地传来一阵憨笑,同时传来一阵细微的猫叫声。

“诶?”

神谷瞪大了双眼,才发现小野的头发上趴着一只小奶猫,正紧紧地抓着小野的头发不让自己掉下去,还时不时抗议地喵几声。这一可爱的举动让猫控神谷不禁笑了起来。

“什么啊,亡灵猫吗?小野君你的同类啊。”

“是啊!可惜娘桑看不见它,让娘桑交个朋友也是好的-啊又失败了呢~”

小野看着刚刚躲避他触摸的那只小奶猫慢慢走向神谷,顺势趴在了神谷的胸口小憩。神谷也不在意,熟练地帮猫咪顺毛。小野则一直看着专注的神谷。

明明跟日常毫无差别。

可是,在上一次做DGS小广播的录制时小野还依旧是个温柔的baka,做着那些超蠢的颜艺,但第二天就突然被通知小野已车祸身亡,神谷还没来得及不可置信悲痛万分痛不欲生万念俱灰黯然销魂黯然失色捶胸顿足呼天抢地哀哀欲绝哀毁骨立哀思如潮愁眉苦脸垂头丧气以泪洗面闷闷不乐心烦意乱愁肠百结痛心疾首撕心裂肺伤心欲绝悲痛欲绝万念俱恢肝肠寸断肝肠寸断泣不成声和一哭二闹三上吊,小野就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以只有他能看见的形态。

以只有他能触摸的模样。

回来了。

多么令人亢奋。

“呐小野君,亡灵还留在人世一般不是来索命的吗?可是为什么小野君你根本没有想要杀掉我的迹象啊??”

“诶诶神谷桑怎么会这样想!我明明最喜欢HiroshiC的!!”

“而且还记得喜欢的感觉……真的不是你们合伙整我的吗?”

“哇啊啊啊神谷桑你好像关注错了重点QWQ还有,”

小野君哭笑不得地捧起自家前辈的脸,弯下身子注视着神谷那已经完全习惯光线的瞳孔。

“即使是亡灵猫也是像普通的猫咪一样生活,也会像普通的猫咪一样接近它们喜欢的事物,无论会不会被发觉,这就是它们应有的权力。”

“而我依旧深爱着你,这也是我最后还留有的权力。”
 
  

------------------END---------------

呐。【临也生贺】

-cp/平和岛静雄×折原临也
 
 
  
 
  
池袋街头,难得地平静。

平常的“日常”创造人之一--平和岛静雄正提着一盒被揉搓得不成样子的不明物体走在路边,脸色的阴沉使路人唯恐避之而不及。

“嘛今天好歹也是临也的生日啊~毕竟同学一场,如果临也全天没人陪的话不就太可怜了吗?~”

早上新罗的话还在耳边响起。但是为什么让我来?!那只跳蚤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啊啊!平和岛静雄自从被新罗赶出来后脑子就一直在想着这两个应该不算问题的问题,但防止越来越烦躁的心情暴走也还是及时地停止了思考。

途中搭乘了热心的无头骑士的顺风车更快地来到了新宿,临也的公寓就在眼前。

在对待之前的一扇扇们时还算温柔的平和岛静雄却面对临也的办公室们时就好像对待它的主人似的直接用上力一脚踹开,徒留裂痕满布的墙壁暗伤。

平和岛静雄一眼就看到了正前方的临也专属的办公桌,电脑全都没有开启,座椅上也空无一人。他探了探头嗅了几下,发现临也的跳蚤味很淡,应该是临也离开了许久。看来没有埋伏。

走了进去,平和岛静雄才发现阁楼上有一股很浓的跳蚤味。是在上面吗。把类似蛋糕的东西往茶几上随手一扔,平和岛静雄才缓步走向味源。

“……喂临也,你又在干什么?”

打开阁楼上的卧室们,临也就直躺在床上。看到粗暴的来客临也不满地啧了一声,随即翻了个身背对着平和岛静雄用被子盖过头顶。

“啊--是小静啊。真是不好意思呢今天不能给小静揍了所以快给我滚啊。”

“蛤?!”

平和岛静雄压抑住随时准备暴走的情绪,大步来到临也床边掀开被子,临也消瘦的身体顿时暴露在他的眼前。

“喂小静我好像没来闹事吧就给我消停一会不行吗单……”

临也直起身坐着,抱怨的话还没说完,就眼前一暗,额头上传来另一个人的体温。

“是……发烧了吗。没想到临也像你这种人也会生病啊~”

不给临也反应时间,平和岛静雄就远离了临也,一脸戏谑。

“既然知道了的话就快去死啊小静,怪物在我身边只会让我更难受的。”

“一口一个小静怪物的我有名字的啊啊!如果你会因此难受致死的话我可不介意在这呆一天。不过为了让你认清我是活生生地人类我还是勉强留下照顾你来证明自己好了。”

“为……”

“拒绝的话就杀了你噢!”

“……”

扒下被平和岛静雄盖住头的被子,重新躺下的临也苦着脸看着平和岛静雄离开房间。

“哦对了。”

刚思考着要不要从这里逃出去的临也一愣,转过头却发现平和岛静雄也在看着他。
  
 
  
“生日快乐。”
 
 
 
--------------------END--------------------

放晴后初始之日【大辅生贺】

-cp/小野大辅×神谷浩史
有很多bug但剧情需要请务必暂时忽略😂
最后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没有任何预兆的雨悄然来至,大雨中是行人们四处躲藏的身影。拐角处的书店仗着门口有棚的遮挡而跟这场残局隔离,也顺便保护了棚下的两个人。

微瘦小的青年一脸嫌弃地瞪着旁边比他略高的男人,被瞪着的那个人还似乎毫无察觉地看着周围的雨水傻笑。许是被盯久了才转头和他对视。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头发,小野表示自己的雨男力最近Max实在无能为力╮( ̄▽ ̄)╭但看到神谷脸上略带失望的神色时又开始手忙脚乱地炒起气氛。

“啊啊不过神谷桑下雨天也不是什么坏事啊!你看啊,至少天也在陪着我们淋雨,不然脸色怎么可能那么阴暗呢是吧?!而且路上雨伞颜色就像彩虹一样很漂亮啊!还,还有…欸欸欸还有什么…呜哇哇哇太差劲了qqqqwq…!”

“噗哈哈哈哈哈w小野君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啦。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噢。话说小野君真的变了好多啊-明明以前那么悲观自卑的-哈哈哈哈哈--!”

悲观自卑吗……顿时愣住的小野反射性地看向身边的神谷,被看着的人还依旧弯着腰笑的不省人事。

【この世界はとても美しいと
ようやく思えた
あなたは少しずつ
仆を変えていってしまう】
  
   
  
被兴致勃勃的小野拉进游乐园后,神谷终究忍不住地扶额。

“小野君你还是小孩子吗?难得的休息时间却用在游乐场里而且还是下雨天的情况下……?”

“呜哇因为没有尝试过啊!明明神谷桑在被我拉进来时都没有挣……”

“烦死了烦死了!快点玩你的啊baka!”

“嗨嗨~”

不过虽这样说,雨天总归是不方便,半天下来能玩得安全且尽兴的游戏终究没几个,而且很多设施也不得不提早关闭。哪怕是再容易满足的小野心情也难免低沉下来。

刚想调整回状态和神谷去吃拉面当做给神谷赔罪的小野感觉到自己的尾指被人捏了一下,转过身却发现神谷一直在看着他。

“那个,小野君……”

“神谷桑是想让我燃起来吗?!没事的神谷桑不如说神谷桑叫我一声大辅就可以了!”

“蛤?”

“来嘛神谷桑!叫da~si~ki~”

“好吵啊小野桑!”

“诶--变小野桑了呢。D好伤心啊要哭出……”

“摩天轮。”

“诶?”

神谷低下头,被雨声蒙蔽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如果是下雨的话……要不要试一下乘坐摩天轮看看城市的雨景吧”
 
  
 
 
雨水打在摩天轮座舱的玻璃上,小野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看着坐在对面的神谷,但神谷从头到尾都在安静地看向座舱外,没有理会这视线。

鼓起勇气。“啊,啊诺神……”

“看小野君,要天晴了。”

此时摩天轮刚好恰到好处地升到顶端,一道不明显的光线照了进来。小野一愣,也跟着笑着看向座舱外。

“是啊。”

【ハレのち始まりの日
完璧じゃなくてもいい】

-------------------END--------------------

所谓溺爱

-cp/小野大辅×神谷浩史

..好湿...好痒......

在迷迷糊糊的睡梦当中,神谷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舔砥着,留下一脸的水渍。

“啊-娘桑乖别闹,papa现在很累可不能陪你玩噢--”神谷丝毫没有怀疑地想推开还依旧啃着自己脸的爱猫,却在碰到物体时瞬间蒙逼。

卧槽这是啥?!

娘桑的脸什么时候变那么大了?

而且也没有感觉到毛的存在…………

“神谷桑……”

就在神谷犹豫着要不要睁眼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手掌那头响起。

……欸?!

  
 

“所以...”神谷看着某只坐在自己面前不知所措的大型犬,“你真的不给我解释一下吗?小野君”

“我..我也不造怎么回事啊神谷桑QAQ一起床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神谷桑不要拔耳朵啊啊啊啊啊啊!(つд⊂)”

“在家里不要戴Cosplay道具啊!(╯‵□′)╯︵┴─┴”

咦.神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为什么耳朵拔不下来[沉思ing]马萨卡Σ(゚Д゚≡゚Д゚)

小野心疼地揉了揉刚刚被某个前辈摧残了的犬耳,随即又一脸委屈地盯着眼前石化的神谷,“神谷桑终于信了吧QwQ”

“啊啊”好不容易消化了现实的神谷感觉到了一丝睡意。“是不是该庆幸小野君今天没有工作呢”

“嗯嗯⭐不过神谷桑中午有行程的吧,明明想一天都陪着神谷桑的( •̥́ ˍ •̀ू )”

揉了揉大型犬的毛,大型犬也顺势蹭了蹭神谷的手心。“话说小野君啊,既然你有了耳朵,那也应该有尾巴的吧?”

“有的哦!”即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小野君也如实地回答了神谷的问题。

“是藏在裤子里面吗噗,呐呐小野君拿出来给我玩玩吧~”作为一个忠犬小野当然抵抗不了神谷的这种声线,尾巴瞬间弹了出来。

“唔好软w好舒服...”神谷新奇地揉着小野的尾巴,转头看向小野准备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小野在拼命忍耐着什么的样子时停住。

“小野君的尾巴……不会真那么敏感吧”像是要验证自己说的话,玩心四起的神谷各种挑逗着的小野的尾巴。在小野止不住地颤抖时勾起了嘴角。

“神…神谷桑……”小野转过头,刚好看见神谷正一脸坏笑地盯着他,殷红小巧的舌头时不时舔砥着他的尾巴,手还慢慢地向连接处滑去。

只是那刚起床还依旧干燥的唇有点破坏整体。小野想,但这并不妨碍这画面给他的冲击性。

神谷注意到了小野下体的肿胀,轻笑一声,随即闭上双眼吮吸着尾巴最敏感的顶端,身体贴上尾巴轻微摆动,手也没有停住地到处撩火。“嗯哈~”

小野吞了吞口水,该死,忍不下去了。他伸过手刚准备把罪魁祸首抱进怀里,却被人躲过。

“欸欸神谷桑……”“嗯就到此为止啦⭐我等下还要上班呢小野君快去做饭啊!”

趁小野还没反应过来,神谷快速地钻进被窝里,把自己捂的死死的,像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下的罪行似的。

“神谷桑QwQ!”“啊好困好困~”“神谷桑(;_;)真的很难受啊浩史浩史!”“啊--睡着了呢”“唔浩史!”

-----END-----